厥子

弹丸凹凸双厨,创妹金宝大本命,凹凸主吃瑞金嘉金丹秋,弹丸主吃狛日神日,拒绝瑞嘉瑞、雷卡骨科,一般不逆,CP观混乱中立,温和拒绝撕逼,低产咸鱼
求聊天求扩列

偶尔会发一些中二的句子,会删

【你面对以希望为名的绝望微笑】

超级棒!!!太可爱了!!!是一只蛋啊(理直气壮)

Laceration:

《同人鸟世界》

如果喜爱同人的大家都是小鸟,你是哪一种鸟呢?
(●` 艸 ´)用微博发布过的简笔画混个更新~
出于任性加入了奇怪的生物!虽然奇怪却是值得进化的方向哦(*/ω\*)
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原作者和来源即可❤

(一)【八卦】我的天……感觉世界观都碎裂了……

巧妙的艾特方式

给基友的生贺,赶作业+修仙,所以第一弹短小

续作会陆续放上,不知道几周更预定

丹秋+瑞金,灵魂互换梗

质量不高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八卦】我的天……感觉世界观都碎裂了……

1L    粒啾粒

大胆如我不匿名,反正当事人之一是管理员,查水表是迟早的事。

我只想在被封号前报复一下社会

2L    星月魔女

欣赏你的勇气

3L    匿名

前排围观

4L    匿名

出现了,传说中的星月大佬!

看来这楼应该很精彩。

5L    匿名

心虚地匿名

楼主还活着吗?

6L    匿名

爆料那几位大人物就要做好付出生命的准备啊楼主

话说这个论坛里的管理员一共有几个?

7L    匿名

吃瓜子围观,楼主这么快就挂了?

8L    粒啾粒

然而我还活着,打字花了一点时间

一共有四位当事人,两对情侣,三男一女,其中一男一女是姐弟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猜出来是谁(抽烟)

9L    匿名

姐弟……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10L   匿名

楼上的收起你大胆的想法

11L   匿名

应该不会是那两个人……那对姐弟都是单身吧

不过联系到三观碎裂……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doge)

12L   匿名

楼上你的思想很危险

13L   粒啾粒

你们的想法真的很危险

14L   匿名

所以到底是谁,再给点提示吧 @粒啾粒 ……

15L   粒啾粒

好吧,再给点提示

A和B是姐弟,B和C是情侣关系,A和D是学校教员,A和D是情侣关系

然后B是一个很傻气的金毛

这下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16L   匿名

看到金毛突然领悟……

17L   匿名

突然领悟加一

楼主你这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爆料啊

18L   匿名

人物介绍完毕,我觉得可以开八了,毕竟时间越长越危险

19L   星月魔女

你继续

20L   粒啾粒

楼上星月大佬求罩,我真的是冒着巨大的风险来爆料的QAQ……

然后事情是这样的

我今天去食堂,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女生和C坐在角落里

当时那个女生背对着我,我并没有看清楚脸,衣服风格很熟悉,是长发

我很好奇

然后就偷偷又光明正大地从他们面前经过,然后坐在了他们后面的位置

中间C看了我一眼

因为不敢偷瞄,又因为心虚走得很快,所以我并没有看清楚脸

21L   匿名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是不是女装play(滑稽)

22L   匿名

我觉得OK

23L   匿名

我觉得不行,所以楼主看到脸了吗?

24L   粒啾粒

看到了……

因为坐在他们的后面,所以只要抬头就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脸来着

我以为我会见到一张熟悉的脸,结果我见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

没错,我看到了A的脸

我:???

25L   匿名

这波操作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26L   粒啾粒

我当时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继续暗中观察了下去……

两个人就在那里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当然是A一直在说,然后C就听

顺便一提的是C看起来挺不高兴挺苦闷的?

A的表情看起来也有些郁闷的样子

我有一种微妙的A似乎人设崩坏了的感觉

A还说着说着就突然把头磕在桌子上一副很郁闷的样子,还一直叫着什么

似乎是“啊啊啊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然后C就叹了口气,说“笨蛋你冷静点”

我:???

这绝对是有哪里不对吧!!!

27L   匿名

附议,感觉完全不对啊这个感觉……

A可以说是非常ooc了

不过楼主是怎么在这么吵的环境里听到C叹气了啊……

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和肝来写贺文了……
瑞金大法好!
瑞金一生推!
金宝世界第一可爱!!!!
瑞金要永远在一起!!!!
好了就是这样
七夕快乐

【凹凸世界】墨菲定律

末班车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其实标题应该叫做墨菲定律的逆可能

校园paro?

七夕撒糖小甜饼

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下雨了。

格瑞看着窗外的天空。

数学老师还在黑板上讲着公式,距离放学还有一节课。今天的天气预报明明是多云转晴,最后却变成了多云转雨。而且还有从雨转到暴雨的趋势。但是他忘记带伞了。

这一次大意了。格瑞默默地反省。

“不是吧,雨下这么大?”同桌雷狮好奇地看了一眼雨,又小声地说:“我今天忘记带伞了,这雨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等会儿放学了能不能借你的伞一用?虽然两个大男人挤着一把伞挺难看,不过我只到校门口就OK,家里有车子来接我。”

格瑞顿了顿才开口:“我今天没有带伞。”

他和雷狮对视了一会,格瑞可以明显看到对方脸上迅速闪过了惊讶怀疑迷茫释然幸灾乐祸的情绪。他的同桌压抑着嘴角那抹忍不住翘起的弧度,低声说:“没关系,你不用自责,反正我可以去找卡米尔。”

哦。

格瑞转头,继续听老师讲课。

其实他已经习惯了,关于各种意外。即使今天他带了伞,也不代表不会发生类似于伞莫名失窃或者刮大风这样的麻烦事。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就必然会出错。事情总是朝着坏的方向发展。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句运气坏就能解释的事了。凯莉曾经嘲笑他是被衰神眷顾了,格瑞有时候觉得这有可能就是事实。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不会因为那些意外而失落烦躁,因为那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到现在,格瑞还没出过什么威胁生命的意外。

果不其然,等放学之后,雨就下得更大了。

格瑞婉拒了安迷修、紫堂幻等热心同学的邀请,选择淋雨回家。

他本来就是不善言辞的人,再加上那谜一般的运气,实在是不好意思接受别人的好意。如果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对方也有可能会跟着倒霉,这是格瑞多年总结出的经验。坏运气总是会传染的,至今为止,能完全免疫格瑞的霉运,甚至是转危为安的人,也只有一个而已。对于他这种发生好事的概率约等于零的人来说,可能也真的是一辈子只能遇见一个像那样的人吧。

不过那个人也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面了。

格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打算直接冲进雨幕。

“格瑞!!!”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成功定格住了格瑞的行动,他循着方向望过去,便一眼看到了那个蹲在角落的戴着鸭舌帽的金发男生。

“金?”格瑞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他惊讶于这个失去联系多年的发小会突然出现,而且他刚才还正好想起了这个人。

对方露出了熟悉的灿烂过头的笑容,迅速地站了起来,并且朝着格瑞扑了过来:“my friend!”

在反应过来之前,格瑞就下意识躲开了。一击不成的金看起来还想继续扑,格瑞只好用手挡住他:“我可不记得有你这么蠢的朋友。”

“都这么多年没见了,格瑞你还是这么冷酷~对你最好的朋友就不稍微热情一点吗?”金只好放弃给格瑞一个热情拥抱的想法。他看起来比七年前长高了不少,不过还是那个熟悉的性格。

格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觉得心里充满了种种莫名的情绪,不过他面上仍旧不露分毫,选择问出了他目前最疑惑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姐姐工作需要,我们就搬到这里啦!”金兴高采烈地解释了起来,“然后姐姐说记得你当初似乎就搬来了这里,所以我就来找你啦!姐姐打听了好一阵才打听到你在这一所学校,然后我现在也不用上学,所以就来找你了!”

“……”

“格瑞,是不是很惊喜啊!我们都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面了!不过我就知道我们俩有朝一日能够重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我可想死你啦!”

“……今天下雨,不是什么适合久别重逢的日子。”

“没关系啊格瑞,等一会儿姐姐就来接我们!”

格瑞一直以来就不断地遇见各种意外,只要是坏结果,无论概率有多低,总是能够实现。墨菲法则总是在他的身上灵验。

不过多亏了金的好运气。

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重逢的概率是那么低,以至于格瑞根本就没想过会有这个可能发生。

不过现在看来,否极泰来这句话也未必不能在他身上灵验。

——————————

没错格瑞就是飞行棋永远出不来抽卡只有R的非洲酋长

_(:зゝ∠)_太仓促了如果有错字请见谅

【凹凸世界】震惊!裁判长喜欢星星的原因,竟是……


       “丹尼尔,凹凸星球的天空,永远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吗?”
      “你可以选择改变它,秋。”

       非常美的夜空。
       丹尼尔眯起眼,这片夜空是凹凸星球独一无二的景象。除此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无法看到这样的夜空。
       因为挂在空中的星星,并不是真正的星星。
       那些,是参赛选手被回收的元力球。
     “你觉得这些星星美吗?”他随口问道。
       大厅里一片安静,并没有人回答。
       丹尼尔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向身后被缚在椅子上的少女,心平气和地问:“秋,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如果不是我向神使们求情,你可能就没办法坐在这里了。”
     “我并没有生气,相反,您救了我,我很感激。我只是有点失望而已。”金发的少女同样平静地回答,“我以为凹凸大赛是创世神对他的子民的恩赐。”
      丹尼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事实便是如此。只要你赢得凹凸大赛,创世神就会实现你的一切愿望。这并不是虚假的。”
    “但是,为什么这场大赛,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我的确希望创世神能够实现我的愿望,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为此杀死我的同伴。”
       秋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这些星星是什么?”
     “参赛选手死后,他们的元力会被回收到这里。”丹尼尔同样抬头看向头顶的天空,“所以你可以变相地认为,这些星星就是死去的参赛者。”
       在曾经举办过的凹凸大赛中,有无数参赛者死去。他们有的是被其他参赛者杀死了,但是更多的参赛者是因为各种原因被大赛回收。
       身为裁判长的他,也曾经杀死过很多参赛者。
       他们有的是想离开大赛,有的是想反抗大赛。
       但是他们的结局从来就只有一个。
       那便是成为他头顶的星辰。
       “我很喜欢星星。”他说。
       “为什么要救下我?”秋在他身后问道。
       丹尼尔转过身看着秋,露出熟稔的温柔的笑:“我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



短小……
不是故意标题骗人的,是取名废

【瑞金】朋友间的谈话

那些年的登格鲁星系列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末班车

臆想原作向 
关于梦想和朋友之间的小秘密 
对话体二人转
 时间是秋参加凹凸大赛之后  

 “格瑞!你怎么又在树上睡觉啊?” 

“因为这样可以离你这个笨蛋远一点。”

   树下的男孩不满地大叫了起来:“别这样啊格瑞!你不陪我玩就算了,干嘛还要躲着我啊!我不是你的好朋友吗?” 

格瑞叹了口气,他坐起身,俯视着金:“我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个说法吧。” 

“格瑞你就是嘴上不承认而已!”金艰难地仰头直视着他,“喂喂!既然格瑞你没有事情要做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啊?我都快无聊死了啊!”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整天无所事事。”格瑞说完,径直躺下去继续睡了,不再搭理金。

 下面安静了一会儿,平时过于活跃的男孩似乎令人意外地放弃了再继续纠缠下去。

 正当格瑞松了一口气时,耳畔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格瑞!”
 这一次的声音出现在了更近的地方。 

格瑞睁开眼,金灿烂的笑脸就出现在了面前。

男孩动作极快地爬上了树,现在正坐在格瑞旁边的那根树枝上得意洋洋地笑:“别小看我啊!爬树这种事可难不倒我!格瑞格瑞!我们来聊天吧!” 

“你很烦啊。”格瑞面无表情地说。他叹了口气,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来,格瑞把手枕在脑后,微微眯起眼。 

“别这么说啊格瑞!我们去玩吧!反正格瑞你今天的修行都已经完成了吧!”

 “……” 
“那我们来聊天吧!格瑞!格瑞你有什么梦想吗?”

 “……” 

“格瑞你别不理我啊!”金夸张地惨叫起来,“我快要无聊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自从姐姐离开之后就只有格瑞你陪我啦!现在你居然连陪我聊天都不肯!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格瑞对他制造的噪音终于有了点反应,他坐起身,略带嫌弃地看向了金。

  男孩哀求似地盯着格瑞,在蓝色的眼睛和紫色的眼睛对视了几秒后,格瑞不动声色地转移了目光。

  “你也可以去找别人。”他开口。

  金傻笑着抓了抓脸:“别人和格瑞不一样啦。”

  格瑞叹了口气:“那么,你打算聊什么?”

  “格瑞你有什么梦想吗?”金期待地问。

  “有。”

  “那是什么啊格瑞?”

  “不能说。”

   “太狡猾了吧!为什么不能说啊!”金又一次大叫起来。格瑞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现在都在树上的话,金就要扒到他身上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格瑞看着金疑惑不解的表情,突然想起了那件一直很在意的事。

  当时,秋虽然同样很担心,但是看起来并不意外,最后也只给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解释,金似乎也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沮丧地问:“为什么啊?我对格瑞就没有秘密啊?”

  “……”

  并不是只有刻意隐瞒的事情才叫做秘密的啊。

  “姐姐参加大赛之后就没有和我联系过了,我好担心啊!”

  原来是因为不安吗?

“秋姐很厉害。”格瑞平静地看着金,“所以不用担心。”

  “我也知道姐姐很厉害啦……”金难得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和姐姐分开这么久。格瑞,是不是只要赢得凹凸大赛,就可以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啊?”

  “……只要赢得凹凸大赛,创世神就会实现你的一切愿望。”格瑞回答。

  金又变得活力十足起来:“我相信姐姐一定可以赢得大赛,然后改变大家的命运的!如果姐姐不能赢得大赛,那么我就去参赛!然后我绝对会赢得比赛,因为我背负了大家的希望!到时候格瑞也可以和我一起去参加比赛!格瑞你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吧!格瑞你这么厉害,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天下无敌了!”

  我想要实现的愿望?

  格瑞看着金,这个笨蛋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好像真的马上就要参加凹凸大赛,而且已经胜券在握似的。

  “金,其实我有一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你。”

  “啊?什么秘密?”

  “不告诉你。”

  “啊啊啊啊别啊格瑞!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秘密啊啊!”

  格瑞拿起刀,利落地跳下了树:“你慢慢想吧。我去杀魔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我啊格瑞!到底是什么秘密!告诉我吧!求你了格瑞!”

  是笨蛋永远都不会知道的秘密啊。

  格瑞想。

  -end-

_(:зゝ∠)_我大概是个废

他被掩埋了

【瑞金】久别重逢来个微笑以示喜悦吧


算是长篇连载吧,驱魔师paro
驱魔人瑞和普通人金(大概)
短小

  格瑞急匆匆地推开门。

“格瑞!”

“金?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件事可就说来话长了啊……哎呀格瑞,别这么冷淡啊!我们可是有很久没有见过面了啊!和好朋友久别重逢就表现得开心一点嘛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联系方式的……”

金发的家伙自顾自地扑过来,格瑞无奈地推开他。

“谁和你是好朋友……金,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金露出了一个略有些尴尬的笑:“这个嘛……”

一旁看热闹的凯莉插嘴:“他是我带回来的哟。”

格瑞看了她一眼,又看向金:“怎么回事?”

“我是想要找你的啦……但是我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姐姐给我的地址我也搞不清楚具体在哪里啊!这绝对不是因为我是路痴!地图上根本没有这个地方!所以我只有在路上一个一个地问!我可是问了好几天才遇到凯莉的!她听说我要找你之后就带我来这里了!否则的话我不知道还要在街上问多久呢!”金挠挠头笑着说,“凯莉真是一个好人啊!”

“找我?”格瑞眉头一皱,“你找我做什么……而且秋姐居然放心让你一个人出远门……”

金夸张地叫了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

但是这里也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格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拉着金,让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嘱咐道:“你在这里坐着别随便乱动……我先去处理一些事。”

金看起来像是要抱怨为什么要把他扔在这里不管,格瑞强调道:“是工作上的事务。非常重要。”

“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啊格瑞!”金爽快地答应。

格瑞点点头,随即看着凯莉:“走吧。”

凯莉貌似吃惊地睁大眼:“我也有工作要处理啊?”

格瑞沉默地看了她一眼,走出房间。凯莉耸耸肩,朝金露出一个微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等她关上门,格瑞便开门见山地问:“为什么带金来这里?”

凯莉笑着说:“是金自己请求我带他来协会找他最亲爱的发小格瑞的嘛……哎呀,格瑞大人,您这是干什么?”她略微偏头,躲开格瑞架在她脖子上的刀:“这个玩笑也太过了吧,刀剑无眼啊,一不小心伤到人怎么办啊?”

格瑞沉声道:“你清楚这里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

“这里是守夜人协会,是驱魔人的总部,又不是地狱十八层。你紧张什么?”凯莉戏谑地看着他,“就算金是普通人也不用担心吧。你害怕金知道你是一个驱魔人吗?”

格瑞持刀的手仍然不动:“不管怎样,这里不应该是他应该来的地方。凯莉,对普通人保密这件事是协会的规矩。你不应该破坏规矩。”

“规矩本来就是拿来给人打破的嘛。况且,格瑞你也没正式加入协会,没资格说什么规矩吧。”凯莉说道,“好啦好啦,人都已经坐在里面了,你迁怒我也没用啊。就算我不说,也不代表不会有别人把金带到这里来。我可是一番好意地把金带来找你哦,否则金一个人在外面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格瑞看了她一眼,刀缓缓消失在他手里:“你说得对,这次的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但是,奉劝你最好不要打什么小心眼。你最好离金远一点。”

“真过分啊,居然这样威胁人家。”凯莉嘟囔道,“我又不是坏人,金也是我的朋友嘛。你又不是金的老爸,为什么要像母鸡护崽一样地护着金啊。”

格瑞只是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推门走进了房间。
他一进门,金就跳了起来:“格瑞!工作处理完了吗?”

“嗯。我带你离开吧。你有住处吗?”

“我这几天一直都是住旅馆的!但是身上的钱都快花光了!格瑞我可以住在你家吗?”

“可以。现在就回去吧。”

“好啊好啊,我肚子都饿了!”

格瑞带着金走出房间,穿过几条曲曲折折的走廊,才走出大门。

金在后面感叹:“光看外表完全看不出来这里这么大啊!格瑞你工作的地方好酷啊!格瑞你是什么工作的啊?你平时都要上班吗?格瑞你和凯莉是朋友吗?凯莉人真的好好啊!格瑞格瑞你家住在哪里啊?你有车吗?我们要坐公交吗?诶,格瑞你的车好帅气啊!”

格瑞拉开车门,简言意骇地说:“上车。”

金兴奋地坐上副驾驶。

格瑞沉默地发动汽车,金一直没有放弃地在他耳边喋喋不休,格瑞偶尔应和几句,过了一段时间,车里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他以为是金终于累了,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金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格瑞你是不是不高兴啊。”金迟疑地问,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沮丧。

“我没有。”格瑞回答。

“我总觉得格瑞对我来找你这件事不太开心呢。”金挠挠头,“不过应该不会吧,我们都这么久没有见过面了。虽然格瑞你一直都是这幅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我知道格瑞你本来就是这种性格,而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所以格瑞一定只是表面看起来不高兴而已……嘿嘿,这种话说出来真奇怪啊。”

格瑞转过头继续开车,过了一会儿,他又转头看着金:“我并没有不高兴,只是有点意外而已。”

“诶?”金意外地看着他。

格瑞微微翘起嘴角,露出一抹短暂,但是真实存在过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