厥子

金厨,主瑞金,吃嘉金,双金,丹秋,雷安雷,安艾,帕佩等,拒绝瑞嘉瑞,雷卡骨科,CP观混乱中立,温和拒绝撕逼,低产咸鱼

偶尔会发一些中二的句子,会删

无论怎样从呼唤名字开始吧

他被掩埋了

【凹凸世界】震惊!裁判长喜欢星星的原因,竟是……


       “丹尼尔,凹凸星球的天空,永远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吗?”
      “你可以选择改变它,秋。”

       非常美的夜空。
       丹尼尔眯起眼,这片夜空是凹凸星球独一无二的景象。除此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无法看到这样的夜空。
       因为挂在空中的星星,并不是真正的星星。
       那些,是参赛选手被回收的元力球。
     “你觉得这些星星美吗?”他随口问道。
       大厅里一片安静,并没有人回答。
       丹尼尔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向身后被缚在椅子上的少女,心平气和地问:“秋,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如果不是我向神使们求情,你可能就没办法坐在这里了。”
     “我并没有生气,相反,您救了我,我很感激。我只是有点失望而已。”金发的少女同样平静地回答,“我以为凹凸大赛是创世神对他的子民的恩赐。”
      丹尼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事实便是如此。只要你赢得凹凸大赛,创世神就会实现你的一切愿望。这并不是虚假的。”
    “但是,为什么这场大赛,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我的确希望创世神能够实现我的愿望,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为此杀死我的同伴。”
       秋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这些星星是什么?”
     “参赛选手死后,他们的元力会被回收到这里。”丹尼尔同样抬头看向头顶的天空,“所以你可以变相地认为,这些星星就是死去的参赛者。”
       在曾经举办过的凹凸大赛中,有无数参赛者死去。他们有的是被其他参赛者杀死了,但是更多的参赛者是因为各种原因被大赛回收。
       身为裁判长的他,也曾经杀死过很多参赛者。
       他们有的是想离开大赛,有的是想反抗大赛。
       但是他们的结局从来就只有一个。
       那便是成为他头顶的星辰。
       “我很喜欢星星。”他说。
       “为什么要救下我?”秋在他身后问道。
       丹尼尔转过身看着秋,露出熟稔的温柔的笑:“我喜欢有梦想的参赛者。”



短小……
不是故意标题骗人的,是取名废

【瑞金】朋友间的谈话

那些年的登格鲁星系列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末班车

臆想原作向 
关于梦想和朋友之间的小秘密 
对话体二人转
 时间是秋参加凹凸大赛之后  

 “格瑞!你怎么又在树上睡觉啊?” 

“因为这样可以离你这个笨蛋远一点。”

   树下的男孩不满地大叫了起来:“别这样啊格瑞!你不陪我玩就算了,干嘛还要躲着我啊!我不是你的好朋友吗?” 

格瑞叹了口气,他坐起身,俯视着金:“我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个说法吧。” 

“格瑞你就是嘴上不承认而已!”金艰难地仰头直视着他,“喂喂!既然格瑞你没有事情要做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啊?我都快无聊死了啊!”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整天无所事事。”格瑞说完,径直躺下去继续睡了,不再搭理金。

 下面安静了一会儿,平时过于活跃的男孩似乎令人意外地放弃了再继续纠缠下去。

 正当格瑞松了一口气时,耳畔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格瑞!”
 这一次的声音出现在了更近的地方。 

格瑞睁开眼,金灿烂的笑脸就出现在了面前。

男孩动作极快地爬上了树,现在正坐在格瑞旁边的那根树枝上得意洋洋地笑:“别小看我啊!爬树这种事可难不倒我!格瑞格瑞!我们来聊天吧!” 

“你很烦啊。”格瑞面无表情地说。他叹了口气,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来,格瑞把手枕在脑后,微微眯起眼。 

“别这么说啊格瑞!我们去玩吧!反正格瑞你今天的修行都已经完成了吧!”

 “……” 
“那我们来聊天吧!格瑞!格瑞你有什么梦想吗?”

 “……” 

“格瑞你别不理我啊!”金夸张地惨叫起来,“我快要无聊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自从姐姐离开之后就只有格瑞你陪我啦!现在你居然连陪我聊天都不肯!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格瑞对他制造的噪音终于有了点反应,他坐起身,略带嫌弃地看向了金。

  男孩哀求似地盯着格瑞,在蓝色的眼睛和紫色的眼睛对视了几秒后,格瑞不动声色地转移了目光。

  “你也可以去找别人。”他开口。

  金傻笑着抓了抓脸:“别人和格瑞不一样啦。”

  格瑞叹了口气:“那么,你打算聊什么?”

  “格瑞你有什么梦想吗?”金期待地问。

  “有。”

  “那是什么啊格瑞?”

  “不能说。”

   “太狡猾了吧!为什么不能说啊!”金又一次大叫起来。格瑞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现在都在树上的话,金就要扒到他身上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格瑞看着金疑惑不解的表情,突然想起了那件一直很在意的事。

  当时,秋虽然同样很担心,但是看起来并不意外,最后也只给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解释,金似乎也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沮丧地问:“为什么啊?我对格瑞就没有秘密啊?”

  “……”

  并不是只有刻意隐瞒的事情才叫做秘密的啊。

  “姐姐参加大赛之后就没有和我联系过了,我好担心啊!”

  原来是因为不安吗?

“秋姐很厉害。”格瑞平静地看着金,“所以不用担心。”

  “我也知道姐姐很厉害啦……”金难得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和姐姐分开这么久。格瑞,是不是只要赢得凹凸大赛,就可以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啊?”

  “……只要赢得凹凸大赛,创世神就会实现你的一切愿望。”格瑞回答。

  金又变得活力十足起来:“我相信姐姐一定可以赢得大赛,然后改变大家的命运的!如果姐姐不能赢得大赛,那么我就去参赛!然后我绝对会赢得比赛,因为我背负了大家的希望!到时候格瑞也可以和我一起去参加比赛!格瑞你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吧!格瑞你这么厉害,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天下无敌了!”

  我想要实现的愿望?

  格瑞看着金,这个笨蛋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好像真的马上就要参加凹凸大赛,而且已经胜券在握似的。

  “金,其实我有一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你。”

  “啊?什么秘密?”

  “不告诉你。”

  “啊啊啊啊别啊格瑞!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秘密啊啊!”

  格瑞拿起刀,利落地跳下了树:“你慢慢想吧。我去杀魔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我啊格瑞!到底是什么秘密!告诉我吧!求你了格瑞!”

  是笨蛋永远都不会知道的秘密啊。

  格瑞想。

  -end-

_(:зゝ∠)_我大概是个废

他被掩埋了

【瑞金】久别重逢来个微笑以示喜悦吧


算是长篇连载吧,驱魔师paro
驱魔人瑞和普通人金(大概)
短小

  格瑞急匆匆地推开门。

“格瑞!”

“金?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件事可就说来话长了啊……哎呀格瑞,别这么冷淡啊!我们可是有很久没有见过面了啊!和好朋友久别重逢就表现得开心一点嘛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联系方式的……”

金发的家伙自顾自地扑过来,格瑞无奈地推开他。

“谁和你是好朋友……金,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金露出了一个略有些尴尬的笑:“这个嘛……”

一旁看热闹的凯莉插嘴:“他是我带回来的哟。”

格瑞看了她一眼,又看向金:“怎么回事?”

“我是想要找你的啦……但是我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姐姐给我的地址我也搞不清楚具体在哪里啊!这绝对不是因为我是路痴!地图上根本没有这个地方!所以我只有在路上一个一个地问!我可是问了好几天才遇到凯莉的!她听说我要找你之后就带我来这里了!否则的话我不知道还要在街上问多久呢!”金挠挠头笑着说,“凯莉真是一个好人啊!”

“找我?”格瑞眉头一皱,“你找我做什么……而且秋姐居然放心让你一个人出远门……”

金夸张地叫了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

但是这里也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格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拉着金,让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嘱咐道:“你在这里坐着别随便乱动……我先去处理一些事。”

金看起来像是要抱怨为什么要把他扔在这里不管,格瑞强调道:“是工作上的事务。非常重要。”

“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啊格瑞!”金爽快地答应。

格瑞点点头,随即看着凯莉:“走吧。”

凯莉貌似吃惊地睁大眼:“我也有工作要处理啊?”

格瑞沉默地看了她一眼,走出房间。凯莉耸耸肩,朝金露出一个微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等她关上门,格瑞便开门见山地问:“为什么带金来这里?”

凯莉笑着说:“是金自己请求我带他来协会找他最亲爱的发小格瑞的嘛……哎呀,格瑞大人,您这是干什么?”她略微偏头,躲开格瑞架在她脖子上的刀:“这个玩笑也太过了吧,刀剑无眼啊,一不小心伤到人怎么办啊?”

格瑞沉声道:“你清楚这里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

“这里是守夜人协会,是驱魔人的总部,又不是地狱十八层。你紧张什么?”凯莉戏谑地看着他,“就算金是普通人也不用担心吧。你害怕金知道你是一个驱魔人吗?”

格瑞持刀的手仍然不动:“不管怎样,这里不应该是他应该来的地方。凯莉,对普通人保密这件事是协会的规矩。你不应该破坏规矩。”

“规矩本来就是拿来给人打破的嘛。况且,格瑞你也没正式加入协会,没资格说什么规矩吧。”凯莉说道,“好啦好啦,人都已经坐在里面了,你迁怒我也没用啊。就算我不说,也不代表不会有别人把金带到这里来。我可是一番好意地把金带来找你哦,否则金一个人在外面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格瑞看了她一眼,刀缓缓消失在他手里:“你说得对,这次的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但是,奉劝你最好不要打什么小心眼。你最好离金远一点。”

“真过分啊,居然这样威胁人家。”凯莉嘟囔道,“我又不是坏人,金也是我的朋友嘛。你又不是金的老爸,为什么要像母鸡护崽一样地护着金啊。”

格瑞只是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推门走进了房间。
他一进门,金就跳了起来:“格瑞!工作处理完了吗?”

“嗯。我带你离开吧。你有住处吗?”

“我这几天一直都是住旅馆的!但是身上的钱都快花光了!格瑞我可以住在你家吗?”

“可以。现在就回去吧。”

“好啊好啊,我肚子都饿了!”

格瑞带着金走出房间,穿过几条曲曲折折的走廊,才走出大门。

金在后面感叹:“光看外表完全看不出来这里这么大啊!格瑞你工作的地方好酷啊!格瑞你是什么工作的啊?你平时都要上班吗?格瑞你和凯莉是朋友吗?凯莉人真的好好啊!格瑞格瑞你家住在哪里啊?你有车吗?我们要坐公交吗?诶,格瑞你的车好帅气啊!”

格瑞拉开车门,简言意骇地说:“上车。”

金兴奋地坐上副驾驶。

格瑞沉默地发动汽车,金一直没有放弃地在他耳边喋喋不休,格瑞偶尔应和几句,过了一段时间,车里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他以为是金终于累了,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金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格瑞你是不是不高兴啊。”金迟疑地问,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沮丧。

“我没有。”格瑞回答。

“我总觉得格瑞对我来找你这件事不太开心呢。”金挠挠头,“不过应该不会吧,我们都这么久没有见过面了。虽然格瑞你一直都是这幅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我知道格瑞你本来就是这种性格,而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所以格瑞一定只是表面看起来不高兴而已……嘿嘿,这种话说出来真奇怪啊。”

格瑞转过头继续开车,过了一会儿,他又转头看着金:“我并没有不高兴,只是有点意外而已。”

“诶?”金意外地看着他。

格瑞微微翘起嘴角,露出一抹短暂,但是真实存在过的微笑。